首页 >> 水浒艺术 >> 艺术文摘 >> 元代水浒戏  

首页

水浒文化

水浒艺术

绘画艺术

戏曲艺术

民间艺术

评书片段

水浒影视

艺术文摘

水浒旅游

水浒音乐

水浒故里

水浒文学

拜祭好汉

 
元代水浒戏
    在农民起义不断发生的元代,北宋宋江等起义的故事传说成为杂剧的重要题材之一。元代水浒戏存目有二十余种,现传有《李逵负荆》、《双献功》等六、七种。康进之和高文秀是这方面有代表性的作家。
    康进之,棣州(山东惠民)人。他的《李逵负荆》是现传元人水浒戏里最优秀的作品。《李逵负荆》写在梁山附近杏花庄开酒店的老王林,被冒称宋江、鲁智深的恶棍抢去了女儿满堂娇。正逢李逵来店饮酒,王林向他哭诉。李逵听了大怒,回山斥责宋江。宋江为辨明事实,同他下山质对。李逵在认识了错误之后,回山向宋江负荆请罪。恰好两个恶棍又送满堂娇回门,王林上山报信,宋江即指派李逵下山捉拿,“将功折罪”。最后,全剧在庆功声中结束。
    李逵是元代水浒戏中最重要的脚色,半数以上的水浒戏是以他为主人公的。《李逵负荆》充分表现了李逵对受迫害人民的同情和勇于改过的精神。当他听到王林说女儿被宋江、鲁智深抢走,并拿出红绢褡膊为见证时,便怒气冲天地回山追查,对宋江、鲁智深进行了辛辣的嘲弄。但当真相大白后,又马上负荆请罪。作者对这一英雄人物的刻划又极为细致、生动,如第二折李逵与宋江、鲁智深下山质对时的一段曲白:
    (正末唱)非铁牛,敢无礼,既赌赛,怎翻悔?莫说这三十六英雄一个个都是弟兄辈……(云)众兄弟每(们)都来听着!(宋江云)你着他听什么?(正末云)俺如今和宋江鲁智深同到那杏花庄上,只等那老王林道出个是字儿,你那做媒的花和尚休要怪,我一斧分开两个瓢,谁着你拐了一十八岁满堂娇?单把宋江一个留将下,待我亲手伏侍哥哥这一遭。(宋江云)你怎生伏侍我?(正末云)我伏侍你,我伏侍你:一只手揪住衣领,一只手掐住腰带,滴溜扑摔个一字,阔脚板踏住胸脯,举起我那板斧来,觑着脖子上,可叉!(唱)便跳出你那七代先灵,也将我来劝不得!
    这段曲白既表现李逵火暴的性格,切合他和宋江、鲁智深及梁山泊众兄弟之间的人物关系,又声口逼真,情态如见,包含着许多戏剧动作,适合于舞台演出的要求。
    作者写梁山环境与人物性格,既按照生活本身的逻辑,概括了现实的素材;同时赋予环境与人物以理想的色彩。作品又是一个有典型意义的幽默性的喜剧。作者通过喜剧冲突巧妙地突出了李逵性格的两个方面:他对梁山事业的爱护、对受压迫人民的同情和他轻信人言、易于激动的缺点。他的轻信人言、易于激动,使我们感到好笑;而他的热爱人民,忠于梁山事业,又使我们觉得可爱,这就使它可以和《看钱奴》、《风光好》等讽刺性喜剧明显地区别开来。此外,如第一折写王林边哭边为李逵打酒,第二折写李逵摹仿王林的样子在宋江面前哭诉满堂娇的被抢,第三折写王林打开门把李逵当做满堂娇抱着哭,也都表现了作者善于掌握喜剧的关目处理。
   
    高文秀,东平(山东东平)人,是一个多产的青年作家,有小汉卿之称。他编的水浒戏最多,其中有八种是“黑旋风”的戏,现仅存《双献功》一种。《双献功》中的权豪势要白衙内竟随意借个大衙门坐堂,等被他拐了妻子的孙孔目来告状,就轻易把他打下死囚牢里,突出反映了当时社会的黑暗。后来幸得李逵化妆成庄稼汉去探监,才瞒过了牢子,救出了孙孔目。这不只表现了李逵只身深入敌人营垒的勇敢和机智,同时通过粗人用细这一喜剧性的安排,取得了一定的艺术效果。
    高文秀的另一杂剧《渑池会》通过蔺相如的公而忘私,廉颇的勇于改过,表现了团结御侮的主题思想。是同《李逵负荆》性质相似的喜剧。体现在蔺相如身上的关心人民疾苦的思想,赋予了这个历史题材以新的思想内容。
    同上述作家作品风格相近的,有无名氏杂剧《陈州粜米》。《陈州粜米》写“陈州亢旱三年,六料不收,黎民苦楚,几至相食”。刘衙内保举自己的儿子小衙内和女婿杨金吾去陈州粜米,把五两银子一石的米改作十两银子,米里掺上些泥土糠比。还要用八升小斗量米,加三大秤进银。刚直的张敝古同他们辩理,小衙内用皇帝赐予的紫金锤打死了他。后来小敝古到包公处告状,包公运用智谋先斩了杨金吾,再让小敝古用紫金锤打死了小衙内,又利用刘衙内请来的“只赦活的,不赦死的”的赦书,赦免了小敝古,收到了大快人心的喜剧效果。
    《陈州粜米》的突出成就是塑造了一个敢于向黑暗政治作斗争的张敝古的形象。张敝古对“穷民百补破衣裳,污吏春衫拂地长”的现实深感不平,他知道“一合米关着八、九个人的命”,因而在斗争中那么理直气壮。后来他发现了仓官的营私舞弊,就骂他们是“吃仓廒的鼠耗,咂脓血的苍蝇”,是“饿狼口里夺脆骨,乞儿碗底觅残羹”。直到他被紫金锤打得快死了,仍不忘惩办这些害民贼。他说:“我便死在幽冥,决不忘情。”张敝古这个具有强烈反抗性的劳动人民形象的塑造,是元人杂剧的新成就。
    剧中的清官包公不象其他剧本那样把他神化,而写出了他在奸邪当道时的内心苦闷。他的“及早归山去”的思想是当时黑暗政治在作品中的投影。但作品所着力描写的仍是他铁面无私、为民除害的精神,在他所进行的一连串斗争里,表现了他的机智沉着,寄托了人民的理想。 
 

 

中国(东平)水浒文化传播中心

http://www.sddp.net/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