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平信息港公益

公积金查询社保查询违章查询

一颗初心 一生使命——记国网东平县供电公司退役军人、离休干部张树海

2020-09-11

  8月31日10时许,在位于东平县城赤脸店街西段的供电公司家属院内,96岁高龄的离休干部张树海拄着双拐杖慢慢站起来,举起了右手,向采访人员挥手道别。

  “看到国家和军队一天天强大,作为一名老兵,我感到很高兴。”他激动地说。

  他是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老革命,也是新中国成立后彭集供电站(今彭集供电所前身)首任站长。无论身处何地、职务高低,他都始终关心国家大事和行业发展,坚持用善心善举回报社会,诠释初心与使命。在部队期间,他共参加大小战役战斗30余次,负伤4次,荣立二等功5次,三等功8次,四等功6次。

  愿为革命抛头颅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1924年2月25日,张树海出生于烟台市牟平县(今牟平区)莒格庄镇初家庄村一个贫农家庭。祖孙三代均给地主扛活为生。1937年日军占领胶东半岛,13岁的张树海第一次看到“太阳旗”,看到烧杀淫掠、无恶不作的日本强盗,仇恨的种子根植于内心,“抗日上战场,喜报传故乡;誓言立大功,死就当英雄”的报国情结油然而生。

  1943年6月,19岁的他相继选为村长、农救会主任、民兵队长。白天干农活,夜间他就带领民兵到鬼子碉堡附近拉几枚地雷、放几棵手榴弹,搞得鬼子乱枪扫射,不得安宁。1945年5月5日,怀揣革命理想,他光荣入伍,在牟平县独立营四连任战士。因表现特别突出,他于1946年1月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入伍以来,在抗日战争中,他先后参加了攻打水道集、牟平城、烟台等战斗;在解放战争中,他先后参加了莱阳保卫战、周村战役、南临战役、莱芜战役、潍县战役、兖州战役、孟良崮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京沪杭战役等;在抗美援朝中,他参加了第二次战役(东线长津湖战役、新兴里战斗)、第五次战役,还有长达78天的金城阻击战……16年的南征北战、九死一生,他由一名普通的战士成长为营长。在一连串的枪林弹雨中,他对共产主义、对中国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1955年7月,他被授予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大尉军衔;2015年获“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2019年获“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每一枚熠熠闪光的奖章背后是故事、是勇气、是牺牲,是责任、是担当、是忠诚。

  多年来,张树海一直隐藏功名、甘于清贫、低调做人、高调做事。在家属院,他就是一位普普通通的老人。每当子女问起他为什么要把奖章深藏于箱底,从不向外人讲起时,他总是用浓重的胶东口音给子女讲:“战场上,我的功绩和牺牲的战友相比根本不值得一提,我有什么好炫耀的呢?我要感恩党和国家给我这么好的待遇,珍惜这么好的生活!”

  此景刻骨成追忆

  转眼间,参加革命近80年了,虽然很多事情都久远了、模糊了,但是脑海中的战斗故事非常清晰,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样。

  (一)第一次上战场就旗开得胜

  张树海这样回忆道:“我是1945年5月5日入伍的。入伍后第一次打仗,是7月7日攻打水道集。”

  从烟台到牟平一直到海边,日军每隔20里路设一个据点,一个又一个炮楼排列,水道集是最重要的据点。打水道集他们没有炮、机关枪,怎么办呢?部队组织人员找来一张八仙桌子,上面铺了三床被子,被子洒上水在那儿泡一泡,由3个人抬着。当时,八仙桌子面朝前腿朝后,抬着往前走,杵着地前行。四五个人在八仙桌子后面藏着,子弹打到八仙桌子棉被上,就打不透了。3个人抬着八仙桌子继续往前走,后面的人拿着50斤重的炸药,送到敌人的碉堡上。

  根据当时情况得知:敌人是一个小中队实力,按照我军军队编制是一个排的兵力。当走到碉堡底下,他们把炸药包贴在碉堡墙壁上,拉导火索的瞬间,他们就要眼疾手快做好撤退的准备。

  “我们都不能跑,只能躺着滚,滚出10来米后炸药就爆炸了。当炸药爆炸了以后,一个碉堡全部炸倒了,一个中队的敌人也全部压到底下去了,死的死、伤的伤。那个时间也不知道害怕,光知道完成任务就行了。”张树海淡定地说。

  (二)重返孟良崮

  1947年1月,张树海所在部队编入新组建的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为第二十六师。1947年5月,在打完莱芜战役之后,接上方命令,第九纵队转战山东省蒙阴县东南孟良崮地区,开展对国民党军的进攻作战。此役,歼灭国民党五大王牌军之一的整编第七十四师,敌军伤亡32680人,其中俘虏19680人,击毙第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

  此役的胜利,基本粉碎了国民党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创造了我军在敌重兵集团密集并进的情况下,从其战线中央割歼进攻主力的范例。同时,在心理上极大地震慑摧残了国民党反动派,扰乱了国民党军队在山东乃至全国的战略部署。

  2005年国庆节,在家人的陪同下,81岁高龄的他重返孟良崮战役主战场。当登上孟良崮主峰大崮顶,他看到很多大石头至今还是弹痕累累。他遥看对面的芦山主峰,这里是当年两军相互争夺的制高点。在这里,他动情地讲述当年的残酷战争,心潮澎湃。在下山时,他揉着眼睛,自言自语:“战友们,你们还好吗?新中国的变化,你们看到了吗?”

  (三)胜利之师露宿上海街头

  这是一张新中国创建时期著名的经典照片之一,这张照片对国内外读者都产生了极大的视觉冲击力与心灵震撼力。

  图中表述的内容是:1949年5月27日夜晚,当三野主力第九兵团第二十七军、二十三军及二十军攻入上海市城区,十万大军全部露宿街头,使国内广大人民及海外各国对正确认识即将诞生的人民共和国,不能不刮目相看。在这个全部露宿街头队伍中,就有来自第三野战军第二十七军八十师二四零团炮兵连排长张树海。

  人民解放军接管大城市,是中共农村包围城市胜利的标志,也是一场新的考验与挑战。毛泽东在西柏坡中共七届二中全会期间说过,进入上海,中国革命要过一大难关。

  上海战役之前,邓小平、陈毅组织邻近上海的江苏丹阳10万大军入上海前的整训;总前委制定的《入城守则》中,最重要有两条:一是市区不使用重武器,二是不入民宅。对不入民宅,有的干部想不通,问:“遇到下雨,有伤病员怎么办?”陈毅坚持说:“无条件执行,说不入民宅就是不入,天王老子也不行!”毛泽东看到情况报告,高兴地说了4个“很好”。

  (四)追忆朝鲜战争

  谈到朝鲜战场,张树海说:“我共参加两次战役。一个是第二次战役,一个是第五次战役,这两次战役都很艰苦。”

  他所在部队隶属于志愿军第九兵团,司令员是宋时轮。第九兵团是第三野战军主力兵团,剿匪、作战都落在第九兵团身上。第九兵团辖第二十军、第二十六军、第二十七军,驻守镇江、无锡、苏州,练兵太湖,原本为攻打台湾的主力部队。1950年10月,第九兵团接到命令北上到山东。第二十七军驻守在泰安大汶口,10月底由大汶口北上。第二十七军一直驻守在江南地区身上配备的薄冬装只有一斤半棉花,根据原计划在沈阳、梅河口停车整顿,更换四斤棉花的冬装,由于朝鲜战局瞬息万变,运送志愿军的专列中途没有停车,直接拉到辑安县(今吉林省集安市)入朝。

  东线长津湖打响后,吃不上饭,没有子弹是常有的事。他们出发的时候,每人拿着一个大饼,还装了小米,等到7天以后都吃光了,也吃不上饭,没有办法就到老百姓家里借土豆,煮熟后送到前线。当时人员分散,不是一个班一个排都在一起,而是三个人一组,你在这里,我在那里;因朝鲜天气异常寒冷,送来土豆冻硬了,啃也啃不动,没有办法,放到棉衣里面,等着土豆融化了或者软了啃着吃。等到最后,土豆也没有了,那时朝鲜极贫没有粮食。

  张树海说:“白天我们不敢到朝鲜老百姓家里住,都在山上歇着,雪很厚,我们就扒拉扒拉在里面蹲着,敌人的飞机就在头上飞来飞去,我们没有办法。”

  在第二次战役,仅第二十七军一次光冻伤就有3800多人。不说去了挂彩的,冻得腿都没有了,东平县民政局离休干部杜学彦双腿就是在朝鲜战场冻伤致残的。

  在第五次战役中,所在第二十七军打开一个突破口,一直往南打,打到37线。这时,所在部队带3天给养,就是干粮、薄饼,背着一个干粮袋,打了12天,全部吃完。当时,一个人配发4棵手榴弹,100发子弹,再加上自己的携行物资,还得拿着准备的炸药,至少都有50斤到60斤的负重。

  等到战斗进行到十一二天的时间,干粮吃完了,百十发子弹打完了,手榴弹也没有了,身上也轻快了,可是没有东西打了。这时,敌人抓住这个特点开始反攻,一反攻他们都没有办法,没有子弹,然后往后撤。撤退的时候,跑不过敌人的坦克汽车,公路都被敌人占领,他就同战友们在小路山上往北撤,躲在森林里。朝鲜有个特点就是树木多、森林多,他们躲在森林里,敌人的飞机也看不见他们;有时爬到山顶,然后再下山坡,真是饿得没有办法。怎么吃东西?当时为五月份,树叶子都很嫩,沿路拔树叶吃,等到走到沟底下,趴到地上喝点凉水。3天3夜没吃一点粮食,全靠吃树叶、喝凉水挺过来的。有的战士走着开始站着大口喘气,张树海说:“你快点走啊,敌人在后面快跟上了。”那个战士很调皮,说:“太饿了,等我喝点西北风再跑。”最后,他们到了三八线附近,即原来修的阵地上。总司令部金日成、彭德怀下达命令:“不管你是哪个部队,到达哪个阵地,坚决守住阵地,必须停下来构筑工事,准备再和敌人战斗”。第五次战役以后就转入阻击战,他们在金城那里阻击了78天,后勤保障陆续好转,直到回国。


  (五)全歼美军王牌部队“北极熊团”

  时间记录着忠诚与使命。假如拉长时间的镜头,在1950年那个最寒冷冬天,我们能深刻感受到在朝鲜长津湖畔的冰霜与热血。志愿军第二十七军在长津湖战役中承担着围歼新兴里敌军的重任。此役,九兵团副司令陶勇亲临新兴里,指挥第八十师、第八十一师主力和第二十七军全军炮兵,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同时向新兴里美军猛烈攻击,并成功地逼近坦克和冲进美军防御圈与美国兵血肉相搏。作为抗美援朝志愿军第九兵团第二十七军八十师炮兵排长,张树海同战友们参加了这次战斗。

  这是志愿军最辉煌的歼灭战,全歼美军王牌部队美第七师步兵第三十一团(北极熊团),缴获的北极熊团旗至今依然陈列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这一面饱经战火的美国军旗:旗上有一只白色的北极熊,用英文字母标着美军第七师步兵第三十一团。这面战旗,诞生在一战中的西伯利亚;二战中,这面战旗曾随三十一团在西南太平洋战场所向披靡。然而,这面记载着美军的荣誉与骄傲的战旗,却在朝鲜战场上败落于中国人民志愿军面前。这次歼灭战,辉煌30年的“北极熊团”3191人全部被歼、军旗被缴获、团长麦克莱恩被击毙,这在美军历史上绝无仅有。这也是朝鲜战争中志愿军惟一一次成建制地消灭美军一个加强团。

  转业在原东平县食品公司的同事、90岁的退伍老兵王天佑向我们透露:战斗英雄孔庆三曾是他排里的兵。1950年11月27日,在新兴里的战斗中,敌人两挺重机枪形成严密火力网,我志愿军步兵分队寸步难行。他们排奉命用92步炮摧毁步兵分队几次爆破未成的敌火力点,但由于冰冻,根本无法构筑工事,92炮的右驻锄悬空,不能射击。看着不断有战士倒下,孔庆三心急如焚,毅然用肩膀顶住驻锄,命令炮手李胜勇开炮,炮手李胜勇疾呼:“班长,这样不行!”“不行也得行,这是命令!”班长孔庆三目光如炬,厉声说道。李胜勇含泪拉动引线。随着一声巨响,敌火力据点被摧毁,步兵分队一拥而上,此次战斗歼敌30余人。而孔庆三班长因火炮后座力的撞击重伤,壮烈牺牲,荣立特等功,获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爱国奉献无尽时

  京华一声喧,新生肇始端。新中国成立后,张树海继续留在部队工作,一直到1963年转业。

  1950年10月至1953年11月,他任抗美援朝志愿军第九兵团第二十七军八十师二四零团炮兵连任排长;1953年11月至1954年1月,他任解放军第二十七军八十师二四零团炮兵连副连长;1954年1月至1954年11月,他任解放军第二十七军八十师二四零团炮兵营二连连长;1954年11月至1956年9月,他于解放军沈阳高级炮校学习并结业;1956年9月至1961年7月,他任解放军第二十七军八十师二三九团炮兵营任营参谋长、副营长、营长;1961年7月至1963年3月,他任解放军第二十七军八十师二三九团任团炮兵主任兼炮兵营营长、营党委书记。

  1963年4月至1965年4月,他转业至东平县食品公司任党支部书记。1965年4月至1971年8月,他任彭集公社财贸教导员、公社党委委员兼财贸党总支书记。1971年8月至1990年10月,他任彭集公社供电站站长。1990年10月,他光荣离休。

  不论在东平县食品公司,还是在彭集公社,乃至彭集公社供电站,他大胆负责、兢兢业业、知人善任,注重做好员工的思想政治工作。在他的带领下,广大干部员工艰苦创业、攻坚克难,开创了工作的新局面。

  提起他,和他共事过的老同志都这样评价他:“工作认真、为人正直、作风正派、关心同志,是一位受员工尊敬和爱戴的好领导”。

  活到老学到老。离休后,他每天翻阅订阅的报纸杂志,坚持收看新闻联播,数十年如一日。随着年事已高,他的听力下降严重,就目不转睛观察画面,一天也不落。走进他的卧室,床上整齐划一,摆放有序,始终保持着昔日军人的作风。随手浏览他的一本有关党代会学习材料,是1981年出版,至今保存完好,上面圈满了各种符号,他不知读了多少遍。

  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生活中,他从不贪图享受。“吃饭,营养均衡,吃饱就行。想当年在长津湖7天断炊,粮食紧缺,现在有鱼有肉,我已经很满足了。”他说。他小女儿指着柜子里的那些旧衣服说,有的衣服一穿就是20年之久。

  “父亲总教导我们做人不能忘本,要勤俭善良,懂得感恩。”在泰安供电公司工作的张树海的儿子说。

  庚子鼠年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破了中国人的传统年味。其来势汹汹,迅速覆盖武汉,向全国蔓延。 通过电视得知这一消息后,张树海老人深知此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严重性,多次叮嘱在武汉读书返家过年的外孙,要按照政府要求居家隔离、按时汇报,听党的话,不要给国家和人民添负担。

  采访结束时,回望茶几上面摆放的两块光荣人家牌,一块由山东省政府颁发给他的,另一块是山东省政府颁发给他90岁的老伴李翠芝。李翠芝老人是原乳山县地下党、革命烈士李增欣同志(1909-1941.9)的女儿。1941年9月,李增欣同志因叛徒出卖,在乳山县腾甲庄被日寇残忍杀害,壮烈牺牲。此次采访,我们一行3人对这个革命家庭充满了敬仰,祝愿他们健康长寿。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铭记百年党史,是为了珍视和平、警示未来。

  在结束采访时,张树海这样说:“我现在儿孙满堂,特别满足。对未来,我没有更多的想法,就是希望老百姓能过上更加美好的日子,希望伟大祖国在新时代繁荣昌盛。”

  (撰稿:郁村 摄影:方军、 周庆明)

  联系电话:13953806180

  注:2020年9月3日15时40分至19时第一稿写毕,正文8164字。

  2020年9月4日7时58分第二稿修改毕,正文7890字。

  2020年9月4日9时30分第三稿修改毕,正文7890字。

  2020年9月4日9时46分第四稿修改毕,正文9670字。

  2020年9月5日19时54分第五稿修改毕,正文9700字。

  2020年9月7日16时59分第六稿修改毕,正文6745字。

  2020年9月8日15时26分第七稿修改毕,正文5290字。

  2020年9月9日9时30分第八稿修改毕,正文5500字。

  2020年9月9日14时42分第九稿修改毕,正文5520字。

  2020年9月10日7时31分第十稿修改毕,正文5520字。

编辑:尹玲玲
http://fc.sddp.net/html/newhouse/201810/156582/view.html

主管 中共东平县委宣传部 东平县文联 鲁ICP备05007463号  鲁公网安备 37092302000001号

本站部分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东平信息港 Dongping Literature ang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东平信息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