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港  东平文联  品牌东平  东平摄影  东平房产  东平新闻  东平论坛
 
首 页 佛山小说 平湖散文 清河诗韵 作家书简 曲苑新声 古州史话 东原名胜 湖畔名流 罗贯中与东平 专题其它 网上投稿
   
东平湖文艺 > 平湖散文 > 正文
雪是冬天的童话
文 / 宋尚明

    
   下雪了,这是冬天来临的第一场雪,在天气阴郁了整整一天之后,终于被雪轻盈地划开了面庞,将眼前的世界覆盖成白色的了。我远远地望着窗外还没停止的大雪,惴惴不安又有些忧喜参半。这样的天气还能够做什么呢?是点了劈柴引燃炉火坐在温暖的火塘边呢,还是为谁去讲一个启迪智慧的童话?
   其实此刻我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端起书本不过是使自己少一些寂寞。记得小时候母亲最关心的就是让父亲把煤备好,好在深冬里点烤火的炉子。她教我们在天冷时不要把手缩进臃肿的棉袄,而是到院子空地上奔跑跳跃。如果是一个雪天,她会让我们围坐在身边讲些好听的故事,让人觉得那些故事不光是为爱和温暖而写,而且还是为雪而写,雪是冬天的童话。
   在那些下雪的日子里,母亲的故事总与执著或不放弃有关,与生命热爱和人间温暖有关。让我迷惘的是这样一句:“日子来,日子去,而昨天是最后的一天。”它出现在安徒生的《风车》里,意思真让人不好琢磨,于是去问母亲,她来不及回答就又给我们讲别的故事去了。“从前有一位王子,他想找一位公主结婚,于是就走遍了世界,可是无论到什么地方,总是碰到一些障碍,最后遇上了豌豆公主……”尽管我还不能正确地认识一粒豌豆,但在听这个故事时,脑海里齐刷刷现出好些豆,有黄豆、有绿豆、有豇豆,而豌豆是否比它们更滚圆更美丽些呢?想着想着豆们便在我的眼前舞蹈了。
   学校在天气最冷的时候放假了,早上母亲不用为我们烤棉衣,也不用起早为我们做好饭,整个屋子只有父母出出进进的,而我们则猫在被窝里睡大觉。母亲做的棉被真温暖啊,这些棉被她每年都要拆洗一次,每次都要续上新棉花。母亲不舍得给自己做新衣,却舍得把棉花铺在我们的身子下,让我们睡梦里看到的都是棉花灿烂的容貌。
   下雪的时候,母亲总不忘天气的严寒,着急地为我们缝补衣裳,细长的丝线在捏紧的布缝上穿梭,像指尖的舞蹈又像钢针的欢唱,将慈爱和叮咛絮进绵密的针脚。下雪的时候母亲总爱剪一些窗花,傲霜的红梅或是报春的燕子,以及大红的“福”字,我对汉字还陌不相识的时候,这个“福”字就烙印在脑海里了,只是小小的心田不知它所蕴含的意义。
   我知道福字旁边有个“礻”,下面有个“田”,母亲说,“田”字当然指的是园子了,如果老百姓有饭吃有田种,人丁旺,日子就过得红火了,前人造字时就这样想的。每当母亲买来花纸剪窗花的时候,我知道年就要来到了,包饺子、打年糕,燃手花、放鞭炮,就连那轻盈的雪花,也及时从天空飘然而落,仿佛歌里唱的那样,雪花飘,年来到,之后跟来的,那将是怎样一个欢乐迎福,笑语温馨的时刻?!□
 
《东平湖》文艺总第27期 发布日期:2012-2-1
 
 
山东东平—伟大作家罗贯中的故乡,水浒故事诞生的地方                     东平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东平信息港  
@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本站  
http://www.sddp.net/d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