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港  东平文联  品牌东平  东平摄影  东平房产  东平新闻  东平论坛
 
首 页 佛山小说 平湖散文 清河诗韵 作家书简 曲苑新声 古州史话 东原名胜 湖畔名流 罗贯中与东平 专题其它 网上投稿
   
东平湖文艺 > 平湖散文 > 正文
母 亲
文 / 王洪亮

    
   母亲是一位生活在山东农村的妇女,个头一米六左右,圆脸,衣着十分的朴实,脸上始终洋溢着刚强的神情,一看就具备了农村妇女的善良、贤惠、勤劳、朴实的优秀品质。由于父亲在我不大的时候去世,所以家庭的重担自然而然的压在了她那柔弱的肩上,因此而略显衰老憔悴。那时我年龄尚小,记得母亲整日忙碌着,一刻也闲不住。每天很早起床、扫地、做饭。她做的这一切,总是轻手轻脚,生怕吵醒我们。估计着快到我们上学的时间了,就把我们叫醒吃早饭,饭后还要叮嘱一番路上注意安全之类的话。然后,就骑着自行车去赶集卖点小东西来维持整个家庭的生计。现在深刻地印在脑海中的有两件事让我记忆犹新,每每想起,都让我非常地感动,眼睛渐渐得湿润起来!
   记得儿时每年的冬天,老家农村的天气格外的冷,常常寒风凛冽,如刀子般直往衣口里钻,而每天起床都是一次对自己的残酷挑战,因为必穿的棉裤裤管特别的凉,对于当时年龄尚小的我,是很难“忍受”的,总是哆哆嗦嗦费半天的劲才能穿好。为此,母亲总是在我将要起床的时候,将棉裤裤管对着燃烧的炉火熏烤,然后递与我穿。每天微微睁开眼睛,总能迷迷糊糊的看到被炉火映红的母亲苍老的脸庞,刹那间,在我的眼里,感到母亲是年轻的,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最伟大的。母亲的这种举动一直持续到我上中学,现在每当想起时,都有股暖流直冲心头!
   还有一件事是在上小学二年级的冬季的一个早上,由于前晚下了一夜的大雪,雪化结冰而路特别的滑,走起来总是深一脚浅一脚的,很难行走,当我背着书包穿越在每天必经的小站上的铁轨时,一不小心滑倒了,摔的腿隐隐作疼,直让我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办才好,而上学的时间又快到了,让我非常的焦急,就在我一筹莫展时,一双手从腋下将我抱了起来,这双手让我非常的熟悉,回头一看很惊讶,竟然是母亲,只见母亲边抱边说着怎么不小心啊之类的话,并撩起我的裤腿看伤着没有,同时掸了掸我身上的雪,此时我的心感到暖暖的,仿佛在沸腾,就这样母亲一直站在站台上看着我顺利过了铁路,方才回家。怪不得呢?原来是母亲从小到大一直在暗中保护着我啊。母亲的呵护关爱直到今天,每每想起,都让我热泪盈眶。
   辛勤劳作的母亲,对我寄予了很大的期望,那就是好好上学,将来能有出息。可我不争气,未能如愿。随后我毅然报名参了军。临行之前,母亲噙着泪花把我送上了南下的列车。从此,在南方某部便开始了我的军旅生涯。母亲虽说文化不高,见识不多。但从她信中的只言片语却蕴涵着做人的道理和对我热切的鼓励。在母亲的期望中,我幸运地考入了军校,并由此成长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当这一喜讯传回家乡后,母亲竟激动地哭了。我想:她的泪水是为儿子的成功而感到的骄傲与自豪;是为自己的心血没有白费而感到的兴奋与欣慰。
   身在军营,每当夜深人静时常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眠,特别思念家中的母亲。可作为一名军人,我也深谙“一家不圆万家圆”的道理。为了共和国的安宁,只得默默地将缕缕思念深藏在心里。每当响起《想家的时候》这首歌曲时,我都热泪盈眶、思绪翻滚,视线也逐渐地模糊起来,此时竭力抑制住眼中打转的泪水,把柔弱化作坚强,因我是一名共和国的军人;因我担负着神圣的历史使命;只得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祝福:愿母亲一切都好!□
 
《东平湖》文艺总第27期 发布日期:2012-2-1
 
 
山东东平—伟大作家罗贯中的故乡,水浒故事诞生的地方                     东平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东平信息港  
@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本站  
http://www.sddp.net/d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