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港  东平文联  品牌东平  东平摄影  东平房产  东平新闻  东平论坛
 
首 页 佛山小说 平湖散文 清河诗韵 作家书简 曲苑新声 古州史话 东原名胜 湖畔名流 罗贯中与东平 专题其它 网上投稿
   
东平湖文艺 > 罗贯中与东平 > 正文
《水浒传》中山东地理的写实性
文 / 山东轻工业学院 王守亮

    
 
 摘要:山东一地在《水浒传》中有着特殊分量与举足轻重的地位。所谓《水浒传》作者对北方尤其山东地理知之甚少的意见,无论就文学创作的基本规律而言,还是从《水浒传》的有关内容来看,都是不能成立的。《水浒传》作者对山东地理相当熟悉,小说中有关山东的地理描写也基本是真实的。这作为一条重要佐证可以说明,《水浒传》作者是一位久居山东、熟悉山东的人。
   关键词:《水浒传》;山东;地理;写实
   《水浒传》频繁提到“山东”地名,前后达四五十次之多。小说前八十二回中的绝大多数章回,所写故事的主要地理背景是山东各地,涉及济州、青州、登州、高唐、东平(郓州)、东昌、泰安、沂州、莱州、滕州、单州、曹州、陵州①、冠州②等州府,以及郓城、阳谷、寿张、沂水、汶上等县,还有为数不少的有名或无名的山东村镇、寺庙等;济州管下的梁山水泊属于这部巨著倾力描写的中心地域,是梁山一百〇八位英雄豪杰气贯长虹、忠义动天之地。综观《水浒传》所写,几乎囊括了今天的山东全省各地,这大概是中国古代小说史上的一个特例、一个奇迹。由此可见山东一地在这部巨著中的特殊分量与举足轻重的地位。
   不过,在《水浒传》的研究中,有一种意见认为,《水浒传》作者对长江以北的地理态势并不熟悉。此说的一个主要题中之义,便是《水浒传》作者对小说中梁山好汉群体赖以成长和发展壮大的山东之地理知之甚少。这种看法是否合理呢?我们知道,作为文学创作的一个基本规律,优秀、严肃的作家总会书写他熟悉的环境与生活,而不可能对自己知之甚少或茫无所知的东西贸然下笔,遑论将之敷演成为名垂青史的长篇巨著。对此,王夫之《薑斋诗话•夕堂永日绪论•内编》有一段话所论甚是,云:
   身之所历,目之所见,是铁门限。即极写大景,如“阴晴众壑殊”、“乾坤日夜浮”,亦必不逾此限。非按舆地图便可云“平野入青徐”也,抑登楼所得见者耳。隔垣听演杂剧,可闻其歌,不见其舞;更远则但闻鼓声,而可云所演何出乎?前有齐、梁,后有晚唐及宋人,皆欺心以炫巧③。 
   数百年来,对于《水浒传》的评价,无论赞其为发愤著述,还是贬其为诲盗之作,虽然论者的立场与角度不同,却都难以并且实际也没有否认《水浒传》是作者的用心创作。因此,《水浒传》作者是一位用心而非“欺心炫巧”的作家,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样一位作家,把所要讴歌的一百〇八位好汉群体安置到他本人并不熟悉的山东地面上,并以山东作为主要地理背景予以描写刻画,这从文学创作的基本规律来说似有不通。
   《水浒传》的有关内容也许最能说明小说作者是否熟悉山东地理。以下试从三个方面予以考察。
 
   一、青州府、沂水县故事表现的当地地理特征和实地基本相符
 
   《水浒传》中写青州府地方与人事的有九回之多,在全书的分量很重。小说写到的青州府地方,引人注目的是青州府管下的“三座恶山”:“第一便是清风山,第二便是二龙山,第三便是桃花山。这三处都是强人草寇出没的去处”(第三十三回);另外还有赤松林、白虎山、对影山等林莽山险。
   桃花山下的桃花村,周围“重重叠叠都是乱山”(第五回);另一处山村距离桃花山不远,在梁山泊吃了败仗的呼延灼,不幸又在此丢了御赐宝马。白虎山附近有孔太公庄和一家村酒店,酒店“门前一道清溪,屋后都是颠石乱山”,清溪在“冬天月道,……只有一二尺深浅的水”(第三十二回)。还有两处市镇即瑞龙镇和清风镇,交通位置重要。由瑞龙镇西去是二龙山,东去是清风镇(第三十二回)。清风镇在青州东南方向,“离这清风山只有一站多路”(第三十三回),镇上有三岔路分别通往清风山、二龙山和桃花山。
   小说写到的瓦罐寺和宝珠寺,均为青州一带的山间寺庙。瓦罐寺是赤松林附近的一处破败山寺。宝珠寺建在二龙山顶上,二龙山“生来却好裹着这座寺,只有一条路上的去”(第十七回)。
   以上描写表现了青州府境内多山的地理特征。按之当今青州与周边区县的地理实际,也确实如此。今青州境内西部和南部山峦起伏,多有胜境;东南与青州接壤的临朐县,历史上一直属于青州府管辖,是一个多山之县,县境西部、南部群山连绵;与青州接壤的淄博市临淄、淄川两区以及距青州不远的该市博山、沂源等区县,历史上也曾是青州府的管辖,境内多山。这些区县的山地连为一体,是鲁中山区的重要部分。
   其次是沂水县。明清时期,沂水县曾一度隶属青州府。《水浒传》中,该县隶属沂州,这是北宋时期的建置。据小说第四十三回,李鬼之家独处于一山凹中,附近有山溪和外通的山僻小路;李逵的老家是百丈村董店东,位于沂岭后面;李逵回乡取母,必须翻越沂岭,老母却不幸被岭上的老虎吃掉;李逵葬母的泗州大圣祠堂就建于沂岭顶上;沂岭村曹太公庄位于沂岭前面。《水浒传》对这些地方的描写,均表现了沂水县多山的地理特征。这与当今沂水县的地理实际也是相符的。沂水县今属临沂市,地处沂蒙山区,北接临朐县,距青州市较近,境内多山。
   值得注意的是,《水浒传》中的“沂岭”不是毫无依傍的虚构,它的原型很可能是当今沂水与临朐两县交界处的沂山。沂山古称“海岳”,又称“东泰山”,民间有“泰山为五岳之尊,沂山为五镇之首”的说法。在齐鲁大地上,沂山自古以来一直是仅次于泰山的名山,它有足够的资格被《水浒传》作者所重视。
 
   二、《水浒传》反映的东平府地理背景与史志记载基本相符
 
   《水浒传》写到了东平府城和所属阳谷、寿张、汶上三县。第七十四回说,“寿张县贴着梁山泊最近”。这并非《水浒传》作者虚构,而合乎历史的记载。《明史》卷四一《地理志•地理二》载:“寿张县……南有梁山泺。”④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三十三《东平州》载:“梁山,州西南五十里,接寿张县界。……山周二十余里,上有虎头崖,下有黑风洞。山南即古大野泽。宋政和中,盗宋江保据于此,其下即梁山泊也。”⑤《(康熙)寿张县志•方舆志》载:“梁山在县治东南七十里,上有虎头崖、宋江寨、莲花台、石穿洞、黑风洞等迹。”⑥ 
   《水浒传》第六十九回所写安山镇,确有其地。《(康熙)东平州志•方域志•山川》载:“安山,在州西南三十里,湖水涨溢,梵宫幽侐,上有甘罗墓。”⑦ 《(乾隆)东平州志•山川志》载:“安民山,州西南三十五里,旧为寿张境,元至正(按:1341—1368)间黄河汛决,城圮邑废,改属东平。山半有寺,明景泰(按:1450—1456)间,僧徒洪钦凿石百尺,涌出清泉,曰清岩井。上有甘罗墓。”⑧ 两部《东平州志》所记“安山”、“安民山”同为一山即安山,安山镇因此山得名。《(乾隆)东平州志》对安山、安山镇的变迁记载较详,对考察《水浒传》中的安山镇颇有助益。据其记载,安山原为寿张县所属,元代末年至正年间,因安山镇被黄河冲毁,故改属东平。《水浒传》中,安山镇属于东平府管辖,这说明小说采用了元代末年的行政归属。《水浒传》写道:“宋江领兵前到东平府,离城只有四十里路,地名安山镇,扎住军马。”(第六十九回)安山镇与东平府城相距四十里,很接近《(乾隆)东平府志》所记两地三十五里的距离,可知这是《水浒传》写实的一笔,说明了《水浒传》作者对东平一带地理细节的一种把握。
   《水浒传》第七十三回写到荆门镇,史上亦确有其地,今查《(康熙)阳谷县志》,其《阳谷县四境图》中,有“荆门镇”、“荆门闸”以及“荆门寺”等标记。⑨ 该镇靠近会通河,运河水闸荆门闸即因此而名。荆门闸较早见诸《元史》卷六四《河渠志•会通河》记载:“会通河……阿城闸二,北闸南至南闸三里,……南闸南至荆门北闸一十里,……。荆门闸二,北闸南至荆门南闸二里半,……南闸南至寿张闸六十三里。”⑩《(康熙)东平州志•方域志•漕渠》载:“漕河闸三:曰靳家口闸,在袁家口北七十里;正德二年(按:1507)建。曰安山闸,在州城西十二里,安山水驿之左;成化十八年(按:1482)建,嘉靖十五(按:1536)年重修。曰戴家庙闸,在州西三十五里,嘉靖十六(按:1537)年建。先是安山闸与荆门闸相去七十余里,道远而水不接,都御使刘天和建议立之。”这段文字记载的是明代东平运河水闸建设情况。安山闸在东平城西十二里,与荆门闸相距七十余里,而戴家庙闸在两闸之间,则荆门闸在东平城西八十余里处。又,《(康熙)东平州志•方域志•山川》载:“梁山,在州西南五十里。” 综合《元史•河渠志•会通河》和两部《东平州志》的记载,可知荆门闸和荆门镇位于梁山北面偏西一带,距梁山不出百里。《水浒传》第七十四回写李逵和燕青从东京而来,“宽转梁山泊北,到寨尚有七八十里,……离荆门镇不远”,这与上述史志记载的地理情况何其相似!这也是《水浒传》写实的一笔,表现了一种地理细节的真实性。
 
   三、《水浒传》某些“地理错误”透露出作者对北方尤其山东地理的了解
 
   在《水浒传》中,读者常常发现书中人物赶路时,不明原因地绕远,走冤枉路,这一现象在前七十回中居多;还有个别北方州府之名不见于史载,无可稽考。故多有论者归之为地理错误,进而作为《水浒传》作者不明北方尤其山东地理的主要证据。细心搜检,《水浒传》确有不少地理描写上的疏误。但是,疏误在作家的创作实践中实在难以避免。现代文学史上伟大的文学家鲁迅先生,他的一个短篇《风波》就有两处明显的叙事疏误,何况在中国古代长篇小说发展早期,在《水浒传》这样一部题材来源比较复杂、长达近百万言的巨著中呢?因而由《水浒传》地理描写的疏误而判断其作者不明北方尤其山东地理,这并不完全可靠。
   若具体分析,其实我们可以发现,《水浒传》的某些所谓“地理错误”不但并非错误,反而透露出作者对北方尤其山东地理的了解。例如,第五回鲁智深从五台山去东京,却绕一个大弯儿走到了青州地面的桃花山与赤松林,小说也没有介绍鲁智深何以如此。这种不合常理的走法,往往被认为是《水浒传》作者所犯的一个典型的地理错误。这一看法看似有理,却没有注意小说中的一段话:“且说鲁智深自离了五台山文殊院,取路投东京来,行了半月之上。”(第五回)“半月之上”的行程正是五台山到青州的距离,可知《水浒传》作者对两地之间的距离心中有数,让鲁智深绕道青州去东京应是作者的有意安排,惟其疏于说明原因罢了。
   再如,第七十三回写李逵和燕青搜寻假宋江,“直到凌州高唐界内”。这里说的“凌州高唐”也多被认为是地理错误。其实不然。清人程穆衡《水浒传注略》第五十九卷早已指出,“凌州”乃《水浒传》俗本之误,应作“陵州”;并引叶沄《历代郡国考略》云:“元陵州,今为县,历济南府。”据《水浒传》所写,刘太公庄在梁山北面七八十里处,李逵、燕青先到此庄,然后“去正北上寻,……走了一两日”,再转“正东上,又寻了两日,直到凌州高唐界内”,可知“凌州”、“高唐”在梁山东北方向。这与陵州、高唐同梁山的实际地理方位正相吻合;又据李逵、燕青行进路线来看,其行程时间也合乎实际。因此,《水浒传》作者显然明了梁山同陵州、高唐之间的方位和距离关系。
   通过以上考察,我们认为,《水浒传》作者对山东地理是相当熟悉的,《水浒传》中有关山东的地理描写也是真实的。那么,在对《水浒传》作者籍贯问题的研究中,这作为一条重要佐证可以说明一点,《水浒传》作者是一位久居山东、熟悉山东的人。□
 
 
 
 
 ①《水浒传》误为“凌州”,“凌”、“陵”音同而且字形相似,当为刻写之误。
 ②《水浒传》误为“寇州”,“寇”、“冠”字形相似,当为刻写之误。
 ③王夫之著,舒芜校点:《薑斋诗话》,人民文学出版社,1961年版,第147—148页。
 ④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书店编:《二十五史》,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书店,1986年版,第7884页。
 ⑤转引自朱一玄、刘毓忱编:《水浒传资料汇编》,南开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83页。
 ⑥转引自朱一玄、刘毓忱编:《水浒传资料汇编》,南开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85页。
 ⑦郭云策搜集、整理:《历代东平州志集校》,中国文史出版社,2008年版,第19页。
 ⑧郭云策搜集、整理:《历代东平州志集校》,中国文史出版社,2008年版,第197—198页。
 ⑨查阳谷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阳谷县志》(中华书局,1991年版),无荆门镇(村)。
 ⑩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书店编:《二十五史》,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书店,1986年版,第7419页。
 郭云策搜集、整理:《历代东平州志集校》,中国文史出版社,2008年版,第21页。
 郭云策搜集、整理:《历代东平州志集校》,中国文史出版社,2008年版,第19页。
 《风波》写七斤嫂是九斤老太的“儿媳”(实为孙媳),七斤家破碗上的铜钉有“十六”、“十八”两说,都是明显的疏误,这为各版本《呐喊》及其他有关鲁迅小说的选本所注出。尽管如此,这并不影响《风波》的思想性和艺术性。《水浒传》中的一些地理错误之于全书的思想性和艺术性,同样如此。
 转引自朱一玄、刘毓忱编:《水浒传资料汇编》,南开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423页。
 
《东平湖》文艺总第26期 发布日期:2011-10-22
 
 
山东东平—伟大作家罗贯中的故乡,水浒故事诞生的地方                     东平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东平信息港  
@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本站  
http://www.sddp.net/d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