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港  东平文联  品牌东平  东平摄影  东平房产  东平新闻  东平论坛
 
首 页 佛山小说 平湖散文 清河诗韵 作家书简 曲苑新声 古州史话 东原名胜 湖畔名流 罗贯中与东平 专题其它 网上投稿
   
东平湖文艺 > 罗贯中与东平 > 正文
罗贯中的理想国探求——走出国家政权更迭的历史轮回
文 / 中央音乐学院 李起敏

    
   《三国演义》开篇那句如雷贯耳的开场白“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醍醐灌顶地阐明了一部历史小说的主题,归结了几千年中国历史轮回的怪圈,如果说它不是“规律”,又的确揭示了一种无法超脱的历史变迁的基本轨迹,很发人深思。他的两本书也就在分分合合的演绎中展开了波澜壮阔的宏大叙事。天下的分与合是社会的阵痛与无奈,因为它所采取的手段多是以暴易暴,并形成一种恶性循环。
   一个国家的学术,代有隆替。一个国家的文化,包括它的艺术尽管书山文海,学者蜂拥,学派林立。而其终极价值诉求无非企愿在人间寻求与建立一个理想国。其他的目的则微不足道。这个理想国定然是要使全体社会成员自由幸福康乐,且诗意地栖居于这个国度。——而不是少数人、或一个阶级、一个集团,更不是一个家族,某些权贵的私有物。这一理想国的情结,无论中西,概莫能外。
   从《三国演义》《水浒传》透露出的思想信息,可见罗贯中的理想国在《三国演义》一书中希求一个仁义之君来统一天下。这个人应该是有治国安天下的卓越才能,更重要的是这个人在人格上必是完善的,甚至是完美的。一个贤明的国君待人应该是宽仁宽厚宽容的仁君,处事正大光明,为天下万民而不为一己之私利,更不能总是处心积虑地搞阴谋或阳谋诡计。在罗贯中笔下,曹操、刘备、孙权皆不合要求。作者倾力赞赏的人物是诸葛亮。我曾断想,假如三国鼎立的时期,按照诸葛亮《隆中对》的设想,在联吴抗曹的实践中,在火烧赤壁曹操完败几乎成了关羽的俘虏之后,形成一个魏蜀吴联合的国家,不是不可能。若集中三国与天下的人才物力,创造一个共和的局面,那么中国的历史将会彻底改写。一个统一的同盟共和国,由诸葛亮做盟主,曹操、刘备、孙权虚其位,以监国元老的身份组成“顾问委员会”,国家会很快兴旺发达起来。不会有司马氏的腐朽政权的建立,也不会有南北朝长达316年的长期大分裂。而“共和”的思想,在先秦就是一种可以期待的政体萌芽。只可惜没有得到发展,以至延误至清朝覆灭。
   如果说罗贯中的理想国在《三国演义》中并未实现,而在《水浒传》中却扎扎实实地建构了一个理想国的模型——那里四海之内皆兄弟,梁山泊是自由的,人与人之间基本是民主平等的,被逼上梁山的贱民,个个活出了人之为人的尊严。
   然而,现实又是残酷的。罗贯中又不得不从理想国走进现实——面对理想国的破灭。农民起义的结果无非三种:在强大的专制下,坚持理想可能被消灭,如方腊;放弃理想,如宋江,可能被招安,被利用,被欺骗;有幸取得胜利,获得政权,很快沦为权力的牺牲品,卷进新的一番历史轮回。
   中国历史上的周期性动乱,概因强权下的社会分配逐渐失衡,教化随之失去道德价值,强权与教化捆绑的超稳定结构一旦解体,从有序到无序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即刻发生,其结果必然是颠覆性的。长期压抑的能量瞬间释放,足以令温驯的愚民突变为暴民,就这个意义而言,动乱也是愚民政策的后果,此为历代开国君主始料未及且最不乐见之事。
   罗贯中归结出的历史教训给我们的启示是深刻的。他所揭示出的分分合合的历史轨迹,具有普世价值。中国自秦汉起多实行的是秦政制,而秦政制本身存在着行政安全至上和极度不安全互为因果的悖论。它与我国历史上“治极生乱,乱极生治”“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状况是对应的。
   面对扰攘的治与乱,分与合,罗贯中的理想国总是化作浮云。而他看待那些争霸天下的政客与野心家,作为平民小说家的罗贯中同平民百姓是一样的心态。那些被势利之徒吹作开天辟地的大业甚至伟业的圣迹,不过尽是渔樵闲话,酒后谈资与笑料而已。试看《水浒传》与《三国演义》的开篇辞即可明白。
   中华民族,一个古老而传统的理念就是“和而不同”,它以海纳百川的包容性,展现了我们民族其高如天的胸怀与无量智慧。因为我们的祖先深知,天下的万物是不同的,这是谁也改变不了客观存在。谁若企图以一种存在消灭另一种存在,那是违背天理和人道的。只有痴人与狂徒才做如此妄想。大家只能相互依存,相互合作才能和谐发展。否则,“同则不济”!产生矛盾应该通过协商、妥协、求同存异去解决,而不能你死我活。达到的理性境界应该是“统一”,而不是“同一”。我们民族的哲学是“仇必和而解”,它绝对优越于西方的“仇必仇到底”的斗争哲学。我们欣赏的是“竞争”,而不是“斗争”。遗憾的是这“斗争哲学”曾经带给我们以祸国殃民的惨痛与无穷的遗患。说到底,中国学术史上出现最早又贯彻至今的和而不同的思想传统,其实是一个共和国的理念。
   诸子百家的争鸣,中国文化的儒道释组合,岂不也是一种文化的共和国:其中,老庄思想追求的是世上的桃花源愿景,不是什么出世的虚幻。它的渊源来自人文初祖黄帝的“华胥之梦”。华胥之梦的社会体制是从“千万里之外”的海外引进的,他并未计较什么中西之别,可见胸怀之博大。那个华胥之国一切任自然,人类不伤害自然,自然也不限制人类,人与人之间无利害冲突,也就谈不到矛盾。那里没有悲伤,没有痛苦和灾难。“国无师长,民无嗜欲”,“美恶不萌于心,山谷不踬其步,熙乐而生。”老庄延续华胥之梦,实现其愿景的途径是法天贵真,依道而行无为而无不为——反对人的异化。它的模型就落实在陶渊明的桃花源里。尽管在世上未能实现,可是却成为后世人间对世外理想国的永恒期待与梦想。
   孔孟追求的是有秩序行仁政而不施暴政的现实社会。其诉求实现的途径是有德者“王天下”,绝不是“霸天下”。“王天下”的定义是以德取天下,并以德治天下;“霸天下”的定义是以暴力取天下,又以暴力治天下。哲学家冯友兰认为:中国历来以德“王天下”者,至今还未曾有。孔孟的可爱处在于维护天下人的尊严——“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为了维护个人尊严,每个社会人都要“养我浩然之气”。
   可悲的是历史的发展并没有按照诸子的理想国运行。无论战国诸侯的争霸,秦汉的沦落,以至唐宋元明清都是以暴力为终始的。秦以后的集权,汉以后的专制,无不以霸权统治的政治打碎了对理想国的追求。原因是狂野的政治并不按诸子的理想行事,而是多依了为专制统治的家天下追求事功的法家理念治国,它为暴力提供了理论基础。
 再是,理想不是法律,意识形态写进宪法是可笑的。缺失法律制约的权力像脱缰的野马必然走向腐败。绝对的权力等于绝对的腐败。更重要的是社会财富分配的不公。那么,罗贯中的历史归结必然成为一切专制政权的梦魇。□
 
《东平湖》文艺总第26期 发布日期:2011-10-22
 
 
山东东平—伟大作家罗贯中的故乡,水浒故事诞生的地方                     东平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东平信息港  
@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本站  
http://www.sddp.net/d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