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港  东平文联  品牌东平  东平摄影  东平房产  东平新闻  东平论坛
 
首 页 佛山小说 平湖散文 清河诗韵 作家书简 曲苑新声 古州史话 东原名胜 湖畔名流 罗贯中与东平 专题其它 网上投稿
   
东平湖文艺 > 平湖散文 > 正文
鸽子“乖”
文 / 李传记

    与表弟安多年不见了,他仍然那么积极上进,活力四射。仍然是滔滔不绝。从家乡的历史人物,到名胜古迹,从唐诗宋词,到古典名著,从莎士比亚到黑格尔,文学、历史、宗教、哲学无所不谈。特别是谈起英语他更是眉色飞舞,言谈话语间充满了自信和成就感。虽然表弟一再说跟我学了不少东西,可我这几年已是未老先衰学业荒废了。表弟还无限深情的给我讲了一只小鸽子的故事,使我感动,使我震撼,久久不能忘怀。下面就是表弟给我讲的故事:
    记得一年的早春,肆虐了北国整个冬天的寒风虽然失去了当时的威风,但人们仍然感到阵阵寒意。妻和女儿看着电视,我在看书。突然一只鸽子落在了我家的窗台上。啊是只小鸽子,它一定是迷了路找不到家了。它晃着小脑袋,瞪着两只圆圆的小眼睛,好奇的往屋里瞅。它一定是饿坏了,妻拿了大米让它吃,它有点害怕,不敢吃,妻又把大米放到窗外,它看了看没什么危险,就快速的啄了起来。一连几天,小鸽子都飞来我家窗台,我们都给以热情的款待,喂米喂水。渐渐的小鸽子和我们熟悉起来,终于飞到窗子里面来了,我们全家一阵高兴。
    我们取得了它的信任,把我们当成了朋友,正式的在我家安家落户了。我们全家都非常喜欢小鸽子,特别是女儿,一放学回家,就逗小鸽子玩。女儿亲切的叫小鸽子“乖”,只要女儿一喊“‘乖'过来”,小鸽子就会乖乖的飞过去,一会儿飞到她的手上,一会儿落在脖子上给她挠痒痒。有了好吃的女儿也总是先让乖吃。
    乖也真的特别乖,女儿上学去,它总是站到阳台上目送,一直到远去。放学时它总是到门口迎接。女儿做作业,乖静静的陪伴在一旁;女儿弹琴,尽管弹的不好,乖是她的唯一的忠实听众,有时还拍拍翅膀,好象在鼓掌,逗的女儿非常开心;睡觉时它钻到女儿的被窝里,露出一个小脑袋,一副乖乖的样子。早晨该起床了,乖就咕咕的叫,催她起床。乖成了女儿的良师益友,给女儿的童年带来了无限的欢乐。
    我们和乖的感情越来越深,成了我们家庭不可缺少的成员。妻每天都为乖弄些它爱吃的大米和苞米碴子,乖也从来不弄坏家里的东西,不弄脏环境卫生,每次拉屎的时候,妻在地上给它铺上一张纸,乖站在书橱上,把屁股尽量翘的远一些,从来也不弄到书橱上。我每次下班回家,乖都围着我飞前飞后,落在我的手上,和我好一番亲热。我也总爱逗它玩。可是如果我女儿在家,我就要被冷落了。一次我故意逗它,不让它去和女儿玩,它竟火了,拉了我一手屎。妻哈哈大笑,女儿更是笑的前仰后合:“活该!谁让你逗我的乖”。乖却飞到橱顶上,得意的咕咕叫。乖的恶作剧给我们全家带来了欢乐。
    一次,我下班回家,乖已站在阳台上迎接我了。在楼下的路面上不知是谁撒了一堆苞米碴子。从小受过苦的我觉得怪可惜,就向路边店要了一个方便袋,把苞米碴子装起来。别人问我:“这个东西还能吃吗?”我说“喂鸟”。回家后,妻把苞米碴子淘了淘,和往常一样放到盘里喂乖,乖却不吃,还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这是怎么了?乖病了吗?“没有啊,”妻说,“刚才还好好的”。再让它,它竟用翅膀把苞米碴子都扒拉到地下。妻说:“一定是你刚才拣苞米碴子的时候说'喂鸟',被它听到了”。我想不可能吧,就又从袋子里抓了一把苞米碴子喂它,它果然飞过去吃了起来。这件事让我意想不到,使我受到很大的教育。我们常说“鸟是人类的朋友”,是朋友就要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人不吃的东西拿来喂鸟,伤了它的自尊心了。人有人的尊严,鸟有鸟的“鸟格”,“廉者不受嗟来之食”,鸟犹如此,何况人乎!好一只有志气的小鸽子!我对它肃然起敬了。我原以为对乖已经很了解了,看来我对它的了解远不如它 对人类了解的多。
     又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乖在我家无忧无虑的度过了一年的时光,乖已经长成了一个英俊的小伙子了,它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应该回到大自然中去了。可我们却怎么也舍不得它走。几经考虑,最后终于决定要放飞了,妻给它做了一顿好吃的,全家人含着眼泪把它放到窗外。乖站在阳台上,迟迟不肯飞走。几次放飞不成,最后我们下定决心,挥舞着毛巾吓唬它,赶它走。乖终于咕咕叫了几声展翅飞起来了,象利箭一样只插云霄,慢慢的变成一个黑点消失了。我心中怅然若失,妻和女儿的眼泪早已流下来了。我们刚回到屋,突然一阵敲窗子的声音,啊乖又回来了。我赶快打开窗子,象迎接女儿一样把它迎进来。第一次放飞失败了。尽管我们舍不得乖,乖也舍不得我们,我们还是一次次的放飞,最后乖终于飞走了。
     我们始终忘不了乖,乖也没有忘了我们,隔不几天它就飞回来,和每个人都嬉戏一番,吃点东西再飞走。乖成了我们的客人,成了我们的牵挂。
     乖有好几天没有回来了,女儿和妻每天都念叨几次,我说:“乖可能已经成家立业,忙着生儿育女了吧,没时间来看我们了。”虽如是说,我也是放心不下。
     转眼到了夏天,乖还是没有回来过。我们全家对乖的牵挂之情愈来愈重。一天,乖突然飞回来了,它趴在阳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已没有力气再站起来了。我赶紧把它捧进屋。它受伤了,腿上少了一块皮,翅膀上向外渗着血,羽毛凌乱不整,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很显然它是被张网逮鸟的人粘住了,它拼尽了最后的一点力气挣扎逃了出来。它伤的很重,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它没有忘了我们的家,这也许是支持它逃脱束缚的信念吧,它不知忍受了多大的痛苦才飞回来。我心中一阵难过,一阵悲哀:乖把我们当作朋友,至死不逾,而伤害它的正是它的朋友,是它朋友的同类。     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吃也不喝,我们全家都象乖一样的难受。我抱着乖跑遍了全城,也没能找到一家能给鸟看病的医院。乖死了,静静地躺在我的怀里,它至死也没有弄明白,是谁伤害了它。
    这一天,我们全家都吃不下饭,女儿伤心的哭了,我和妻默默的流着泪。我们为乖举行了规模不大但十分隆重的葬礼,为它选了一片背山面水的墓地,我给它做了一个小棺材,女儿为它叠了许多纸鹤和船,并把她心爱的玩具钢琴做为陪葬。我在乖的墓前立了一块木牌,上写:这里长眠着一位人类的朋友,它却被朋友伤害!
《东平湖》文艺总第10期 发布日期:2008-1-7
 
 
山东东平—伟大作家罗贯中的故乡,水浒故事诞生的地方                     东平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东平信息港  
@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本站  
http://www.sddp.net/dph